今天是 2019 年 8 月 10 日 歡迎來到快樂烘焙網

首頁 資訊 B2B平臺 人才 技術 配方

綿陽金諾瑞食品趙健總經理,用烤箱烤出更有溫度的人生!

來源:聚眾涪商會上傳時間:2018/5/28

  注:金諾瑞蛋糕在03年以前的店招叫做金利來,所以老百姓稱之為金利來蛋糕。之后統一更名為金諾瑞。

  歷史上每個不太平凡的人物出生之時,天總會出現異象,以顯示這個凡胎肉體的與眾不同,比如曾國藩老娘的蟒蛇入夢,還有紀曉嵐村里人看到天降火精,所以他就是火精轉世。不過,本文主人公的誕生不含任何神跡,按照他自己的話說就是:“一生只做一件事的普通人。

  年輕時候的趙健也是大帥哥一枚

  大抵老綿陽人的習慣之一,就是親友過生,去金諾瑞訂個蛋糕,不只是因為它家的蛋糕外形美觀、口感好,更重要的是這代表著一代人從物質貧乏到選擇豐富這段記憶的特殊情感。吃著金諾瑞的蛋糕,他們中有的人從少年變成了青年,有的人從中年變成了老年。雖達不到對臊子米粉般的情感高度,但不得不說,在綿陽聊到蛋糕,金諾瑞是一個始終無法繞開的焦點中心。

  01

  時間是1991年,作為如今金諾瑞掌門人的趙健從綿陽師院政史系畢業了,不用多想就給分配到了綿陽石塘中學開始了他的政治教師生涯,而他的弟弟趙俊早在一年前也從中專畢業了。要知道那個年代,上中專是成績最好的標志,所以兩兄弟都獲得了高水平的完整教育。

  右上角趙老師

  不過這一切還得感謝他們那終生行醫的父親,即便條件異常艱苦,父母寧愿把農村的房子賣了,也堅持供養兄弟倆完成學業。從現在來看這確實對他們后來創業成功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02

  完成學業就意味著進入體制,開始了百無聊賴的小日子,但很快他們就迎來了人生中最大的轉折點,當時他們那讀過南京炮校、上過越南戰場的幺爸正經營管理著一座搖搖欲墜的國營食品廠。1992年總設計師南巡講話后,政府鼓勵在崗人員停薪留職下海創業,公職人員開展第二副業成為潮流。食品廠連續兩年效益不佳(那時候國企僵化不是一點兩點),伯父就干脆把廠子承包了,理由也很簡單,食品廠從香港、廣州、珠海引入面包、月餅技術,制作工藝和口感應該是完全沒問題,但缺的就是對企業的靈活管理和員工對工作的責任心,在這一點上指揮過千軍萬馬的伯父很有信心。接過食品廠經營一段時間后,伯父覺得只是供應其他單位也不行,既然市場化了,還是要拓寬思維放開干,就在警鐘街開設了一家單門面的蛋糕店,取名金利來(金諾瑞前身),并邀請趙健兄弟前去幫忙。

  金諾瑞升級品牌miss glery

  能在學校里上班教書每個月領一百多元薪水(在那個年代是絕對高薪),還能去幺爸的蛋糕店兼職獲得一筆收入,這對于一個20歲出頭的年輕人來說,豈止是心花怒放。為了回饋幺爸這份提攜,趙健幾乎下了班就守在店里,老弟趙俊,更是上進。因為食品廠里沒有制作蛋糕的技術,但市場上需求量又很大,叔侄三人一合計,決定讓剛滿20歲的老弟趙俊外出學習蛋糕制作技術。

  03

  離開煙云霧繞的四川盆地,前往陌生又好奇的廣州......

  當時的感覺已經無從談起了,不過可以想象那年廣州的晴空萬里是否也預示著,他們選擇的目的地也將是海闊天空。

  常言道:“老天爺給的本事沒有一樣是多余的”,雖說講政治課用不著畫圖,偏偏趙健和老弟天生一手極佳的繪畫功底,而當時市面上的生日蛋糕是千篇一律的“生日快樂+大紅花一朵”。既然費勁千辛萬苦將蛋糕技術學成歸來,隨大流怎么可能是他們的選擇,年輕人就要特立獨行。于是當綿陽人第一次看到祝壽的生日蛋糕上還可以畫十二生肖和各種迎合當代潮流圖案的時候,屬于他們的時代就正式開始了。

  在1992年,金利來每天有個幾百塊營業額就皆大歡喜了,但僅僅兩年后,靠著一手定制蛋糕的絕活(用今天的話講就是定制化、差異化服務),金利來日營業額翻了十倍不止,還拓張成了雙門面的大型面點房。而再過兩年,警鐘街上的金利來已經是5個門面聯排的大型原始面點商超綜合體了,發展之快,令人咂舌。雖然趙健一再表示他們只是順應那個時代高速發展的幸運兒,但機會不是從來只眷顧有準備的人么?

  但凡高速發展的企業,總離不開一位高瞻遠矚的舵手,立足當下又貫穿時代。臨近1996年末,趙健兄弟的中國好幺爸又發力了,主動提出將掌握金利來蛋糕店的金泰來公司股份化,并拿出48%的股份平分給趙健兩兄弟,在合伙人制度深入人心的今天,這種做法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但那時候可是1996年,很多國企都在摸著石頭過河,普通工人能多領點獎金,也許就敲鑼打鼓了,幺爸的格局豈止宏大!

  三駕馬車 左:趙健 中:弟趙俊 右:幺爸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趙健兄弟的能力名副其實,兄弟倆經過4年的時間在金利來完成了從打工仔到實質老板的轉變,而金利來這個未來綿陽烘焙界的泰山北斗也完成了從家庭作坊到股份制公司的改變。最重要的是三駕馬車明確了企業職責分工,幺爸管大方向,趙健負責經營,老弟管生產。怎么看,離真正的騰飛,都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

  04

  時間到了1997年,東風沒來,亞洲金融危機來了。雖然對于那時沒有加入WTO的中國毫無影響,但東南亞國家首當其沖,索羅斯率量子基金所到之處寸草不生,泰國經濟直接崩盤,緊接著香港也經歷了股債雙殺,樓市暴跌的慘劇,好在中央政府出手相助算是擊退了索羅斯,殺敵一萬自損八千,香港輝煌結束。

  這一幕在普通老百姓心中也就是茶余飯后的國事段子,但身為政治老師的趙健可是有敏銳的直覺,“終究房地產是最保值的,股票貨幣在災難面前還沒有包油條的牛皮紙好使“。于是一個大膽的想法在趙健腦子里萌生——買地!買地就意味著要花錢,還是花大錢,他一個人做不了主。但他們是什么企業?是決策層都受過良好教育的股份制企業,既民主又高效。最終三個人一合計——買!

  有了地,又有穩定的高營業額,像大多數人一樣,多元化經營的想法也有了,向外拓展稱霸全國的夢也開始做了,就該建廠了。

  到了98年,全國洪水泛濫,四處決堤,朱總理在九江大堤罵人。與此同時新建廠生產的肉制品也如波濤一般鋪向全國各地,這對他們的供應能力是極大的考驗。另一頭,難收的不止是覆水,還有貨物回款,趙健兄弟整日催款電話不斷,血壓拉滿。

  小馬拉大車,要么車毀,要么馬亡,眼看情況轉向了最壞,趙健、幺爸和老弟就又該開會了,三言兩語情況講明,做出一個艱難的決定——肉制品生產全線叫停。

  必須慶幸趙健他們的決定實在是太及時了,因為屋漏必會連夜雨,這邊剛一叫停,那邊綿陽大型綜合超市百盛和好又多就開起來了,短短半個月就把他們5間門面里的非烘焙業務全部沖垮。少賺錢和虧損不是數字游戲,趙健半夜睡不著,又召開了金利來常委會,既然出了血本的肉制品生產線都能砍,副食品又怎么不能砍,但不需要像壯士斷腕,得像中醫那樣調理。三個明白人一致決定用3年時間搞戰略收縮,最終的目標只有一個——全心全意做烘焙

  趙健和趙俊師從川菜大帥史正良獲得國家二級廚師證

  05

  正道不是別人嘴里的夸耀,而是實打實的賺鈔票。

  到了2000年,警鐘街的金利來從五間門面變成了兩間,別家烘焙店里2元一個面包可以放幾天,但他們每天制作上百個5、6塊錢的小蛋糕卻能供不應求,這幾乎掏空了當時一大半綿陽小朋友的零花錢。營業額30萬/月是非常滿意的答卷,他們的智慧和專注得到了回饋。

  這才是一個未來龍頭企業應該有的樣子,日子開始變得十分美好,好到2000到2002年,金利來總店的營業額突破70萬/月(十多年以后綿陽口岸最好的旺鋪烘焙店也不過如此),不過也只開了一家營業額3萬不到的分店,這完全跟不上當時國內其他烘焙企業攻城拔寨,勢如破竹的節奏。一定還缺少點什么,怎么看劇情都離現在滿大街全是金諾瑞蛋糕店的景象還十分遙遠。

  達爾文的理論說,外因是人類進化為地球霸主的重要因素,這句話放之四海皆準。

  不是每個諸葛亮都能借到春風化雨的東風,即便借到了也可能就變成寒冰凜冽的西北風,還夾著吃人的狼。

  06

  2002年末,警鐘街金利來烘焙坊的街對面,兩間不起眼的鋪面悄然裝修,照理說生意興替再正常不過。但感慨之余,老弟趙俊突然冒出一句:“如果對面開家蛋糕店,對我們影響應該很大吧。”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趙健幺爸眉間一緊趕緊去打聽,真是晴天霹靂,“狼還真來了”!雖說商業競爭能有效促進服務和產品質量的升級,但在這幾年趙健兄弟在四川地區烘焙業的交流中,大家都默認了《蘇德互不侵犯條約》這一基本規則。像德陽同行這種暗度陳倉,直搗黃龍的做法,幾乎完全照搬德地老鄉——希特勒。

  屬于金利來的斯大林格勒保衛戰幾乎瞬間打響,而且是在叔侄三人剛剛借款置業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沒人天生就心大,叔侄三人整宿整宿睡不著覺,眼白上密密麻麻的血絲都快滲到眼皮上了,果斷召開金利來版本的“遵義會議”,并達成以下共識。

  放下吉他,他是最會做烘焙的綿陽人

  1、放棄天真,德陽同行過來就是要占領市場滅掉我們的,兵臨城下,就是你死我活。

  2、必須守住,德陽同行輸了,他們回去還有德陽市場,我們輸了,就只能回保留工作的單位上班,停薪留職整整十年,回去能干什么?別人怎么看?臉丟得起么?我們必須守住綿陽市場。

  3、全力以赴,如果說過去經營的目的只是為了讓生活更好,不想快節奏生活,現在絕對不行了,德陽同行敢如此大手筆進軍綿陽,市場前景不好的話,他們敢么?如果說停薪留職是給自己留后路,那現在必須破釜沉舟了,拼一把,苦心經驗十年的烘焙難道是可以割棄的人生么?

  4、去家族化,如果公司內還有一點血緣關系影響了企業的執行力,那一點都不要剩,我們三人的親屬全部即刻“退休”

  5、以牙還牙,他德陽的地盤還沒站穩就來綿陽,那我們緩過了也可以去德陽開店。

  伸開五指,只為握緊拳頭。辭去工作,主動放棄鐵飯碗的叔侄三人,開始為榮譽和人生而戰(金諾瑞的英文名是glery和英文單詞glory榮耀特別相似)。有志者事竟成,百二秦關終屬楚。在德陽同行全力以赴的正面猛攻下,金利來背水一戰成功熬過了冬天,守住總店營業額。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來而不往非禮也,斯大林格勒的雪一化,蘇聯紅軍就開始反攻德國,直抵柏林。而翻過春,趙健就吹響了反攻德陽的號角,僅2013年一年,就在德陽地區連開5家金利來,直插同行腹地,打得德陽同行措手不及。德陽同行后院起火不得不班師回救,幾乎借調了周邊所有友商的生產力才抗下這一擊,至此再也不奢求對占領綿陽市場畢其功于一役。

  反攻德陽非常順利,也和當時整個國運息息相關,只要開店就能賺錢。這使得金利來的營業額迅速擴大,叔侄三人成功品嘗到勝利反擊的味道。從此他們體內知識分子的血性被喚醒,開始利用智謀去充分參與商業領域的殘酷競爭,簡單的烘焙事業就變成了復雜的圍棋博弈,城市地圖作棋盤,分店為棋子,只有不停落子才能形成合圍之勢,殲滅對方。

  那德陽同行就會因為金利來的突然發力而老老實實坐以待斃么?

  顯然不會,無底線的競爭固然可恨,但強大的對手亦讓人尊重,不得不說,德陽同行不僅具備成功商人的睿智、冷血和理性,也具有絕境求生的狼性。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貼身肉搏便是他們對金利來進攻德陽的崇高回敬。

  從此有金利來的地方,必有德陽同行,而有德陽同行的地方,也必有金利來。

  走在綿陽或者德陽的大街上,經常可以看到身材高挑,面若桃花的兩店員工爭相向路人派發試吃糕點,贈送軟飲,而這也只是最前端的廝殺。到了店里,雙方都在瘋狂的迭代技術、調試口味、制作新品。配送半成品的工廠也在不斷更新設備,提高效率。當然最精彩的部分定當屬搶旺鋪、搶人才、搶原料這類毫無硝煙的暗戰,彼此都不隔空喊話,只是悶頭加價。

  當然在兩家蛋糕店你死我活的競爭中,也不乏戲劇性,2003年末就殺出了香港的全國馳名商標金利來,讓”金利來“這三個字結束了它的烘焙旅程,但此舉反而讓趙健叔侄三人意識到了品牌的重要性,遂決定將公司名、店名、商標統一改為“金諾瑞”,不得不說這是一個極為正確的決定,要知道此前綿德兩地老百姓都是去名為金利來的蛋糕店,購買由金泰來公司生產的“涪金”牌、“泰來”牌蛋糕,此舉不但會搞暈顧客,甚至會讓實習的員工犯迷糊。

  從市場影響力的角度來看,金利來更名相當于重建品牌,無疑是要受損失的。但當香港的金利來上門要求趙健叔侄放棄使用“金利來”作為店招的時候,就說明綿陽金利來的影響力已經大到國際品牌不能輕易忽視了,這是一次免費的大面積宣傳;統一改名為極具辨識度的”金諾瑞“后又是一次免費的大面積宣傳。接連帶出兩個熱點話題的金諾瑞蛋糕,反而成功轉劣為優,乘勢又全身心的投入了與德陽同行愈發白熱化的生死博弈中。

  金諾瑞技能比拼大賽

  冠亞軍齊頭并進是很多比賽的經典鏡頭,因為彼此眼中只要有強大的對手,就會甩開其他選手。

  07

  時間到了2012年,歷經十年與德陽同行拼刺刀的白刃戰后,金諾瑞在趙健叔侄的帶領下成長為一個擁有110家分店,年營業過億的大型烘焙企業。德陽同行也順利成為旗鼓相當的對手,甚至略占優勢。但這一切都不重要了,因為當趙健叔侄三人緩下來環顧四周,發現當年那些稍具影響力的對手都不見了,天下諸侯俱往矣,市場格局極像他們與德陽同行下的那盤圍棋,只有黑白,沒有對錯。

  也許趙健叔侄從未想過,一朝一日綿德的烘焙界,他們能占據半壁江山。但其實從2008年開始他們已經是半壁江山了。整整20年時間,曾經用五彩奶油畫出夢想蛋糕的少年,一晃眼就成了稍顯疲態又深具富態的中年大叔。也許他們也希望自己像每天都會出爐的新鮮蛋糕,但隨著兒女參加完高考,飛向大洋彼岸,他們知道自己不再年輕了。

  一晃眼曾經文藝青年就變成了憨厚的大叔

  隨他們一起不再年輕的,還有他們用20年心血鑄就的金諾瑞。時代在變,血糖降不下來的同伴紛紛開始養生,年輕人的口味也越來越刁鉆。“生意難做了”是老弟趙俊感慨出來的,也是趙健耿耿于懷的。

  尤其是更為細分烘焙品牌“XX路”等紛紛崛起,而且還是在他們用一家家金諾瑞編織的網里。在趙健心里,不能接受的,不是討女孩子歡心的特色品牌蛋糕切走了金諾瑞的蛋糕,而是仿佛20年前一手提供差異化、個性化服務絕活的自己在綿陽商業最繁華的區域打敗了20年后滿腹韜略的自己。

  同樣是掏空年輕人的零花錢,20年后變難了。難的不止這點,1997年高瞻遠矚買地建的廠,在立下豐功偉績后也該光榮退休了。要知道不是每個廠都可以經歷高峰時段100多臺冷鮮配送車停滿廠區嗷嗷待哺的盛景。趙健心里在琢磨,他琢磨到底是老驥伏櫪,還是見好就收。畢竟征戰多年的那點薄蓄夠子孫三代簡單生活了,和他朝夕相處的老弟,甚至都開始謝頂了,他們還能拼么?他們還用拼么?他其實很認真反思了過去幾年感到經營舒適的主要原因,其實是企業在走下坡路,因為世界上沒有哪條上坡路走起來是不辛苦的。

  已共事近三十載的兄弟

  不知道記得大部分員工的信息算不算身為老板的優勢技能,喜歡巡店是趙健多年保持的習慣,放緩了競爭節奏后,更多在金諾瑞工作超過15年的老員工進入他的視線。他們都曾是少年,現如今他們的子女是少年。他累么?他其實很累了,同為四川人誰不喜歡耍?

  不過在團年會大合照的時候,有一家三代人參加晚宴的;也有母女都在金諾瑞上班的;甚至有自己從前教導過的學生,也都在金諾瑞工作多年了。趙健陷入沉思,烘焙是什么?是一份有溫度的工作,是可以用匠心將溫暖傳遞給他人的事業。而他們最初為什么要做金諾瑞,不就是為了幸福的生活么?現在金諾瑞就是全體員工的幸福所在,也是他們的責任,心中有了答案,2013年金諾瑞現代化工廠開建。

  公司合影

  08

  緊接著,互聯網時代就來臨了,同城配送的崛起,使得不少金諾瑞的門店變得多余。攜他上路的幺爸,前些年間就釋放了更多的股份給他們兄弟,到現在更多時候趙健的決策就是金諾瑞的決策。他們又要開始戰略收縮,不得不說關店比開店難多了,而且還是在各種個性店,特色店崛起的情況下。至少趙健認為金諾瑞并不是選擇逃跑,一個大型企業選擇收回拳頭,往往是為了下一次更加有力的出擊。

  真正的表演開始了,從13年到16年,趙健帶領著金諾瑞干了幾件大事。

  一是把門店從110家收縮到了70家。

  二是把年產能3億的自動化現代烘焙工廠建成投產使用了。

  三是升級了金諾瑞,成立了子品牌miss glery,原因很簡單,蛋糕這玩意兒終究是女朋友帶男朋友去買,媽媽帶著子女去買,妻子帶著丈夫去買,奶奶帶著孫子去買的幸福感。

  miss glery

  但品牌老化依然是所有烘焙企業面臨的問題,從70后的角度來講,他真的做得非常好了。但當遠洋留學的女兒建議他利用微博,微信做推廣的時候,他還是不太明白為什么?他們不能永遠明白年輕人在想什么。用趙健自己的話說:“90年代做蛋糕掙第一桶金時,全靠年輕人購買,那時候我也是年輕人,我懂他們,而現在我是年輕人他爸。“

  比起90年代,花花世界變大了,年輕的潮流朝花夕逝,一個熱點的浪花就會滋生一批網紅店,在退潮的時候又成批量死掉。大企業可不能這么折騰,弱水三千,他們看不透時,只取一瓢,他們做得到!

  “匠心回歸、暖心烘焙”便是金諾瑞找回的初衷。現在他們只想要把優質健康的蛋糕做到如初戀般的感覺,用烘焙的溫度去觸動顧客,盡可能多的收獲“好吃”的贊許。

  09

  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遠。

  時值當下,2018年5月,趙健依舊堅定不移地推動金諾瑞的轉型,他認準了這是一件有溫度的事,用蛋糕可以傳遞世上任何一種溫柔。所以他需要一點時間,最好是三年,三年后金諾瑞就能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金諾瑞的現代化工廠一角

  言談間他始終帶著柔和的感覺,或許源自他對狼性文化的嗤之以鼻。他相信他的行事風格能帶領金諾瑞進入下一階段。就像20多年來金諾瑞的一次又一次化危機為轉機,逢兇化吉。他相信佛教信念中基于道德善惡的處事會帶來不同結果的報應假說,盡管他不是佛教徒。

  有好事的年輕人帶著不明意圖問趙健,那如果三年以后,金諾瑞沒有完成轉型怎么辦呢?

  “那只能說明我老了……” 沒等話音落,趙健連忙說出了下一句。

  “但我相信我一定能完成,就像幾年前我去參加培訓,老師讓我們寫下給三年后自己的一封信,當時我設定的目標,等到了三年后再拆開幾乎分毫不差。”就是如此自信的說道。

  當然趙健也非常熱心的建議現在的年輕人應該找到一個細分領域專注堅持下去,要創業就要考慮是否承擔得起風險。

  趙健給大學生培訓指導

  他從不炒股,熱衷健身,也酷愛前往各地學習,以便讓他所有的決定都成竹在胸。他簡樸的辦公室里除了一幅墨寶,沒有多余的浮夸,上面寫著大概能精準且優雅的概括其有生之年的座右銘。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關注公眾微信,全球資訊都知道!
加微信號:klhpw_baking
王中三单双中特